BACK

長毛象日記

2007年3月26日
我是個長毛象獵人,我的任務是在荒涼的西伯利亞凍原上「獵尋」冰川時期哺乳動物的遺跡。西伯利亞曾是一片遼闊的乾草原,許多史前時代的草食動物在這裡共同生活,如今這裡是像尤利.庫迪這般以馴鹿維生的游牧民族──涅涅茨人的家園,他們在此生活已有超過800年的歷史。也因此我從尤利那聽過不少流傳在他們族人之間,關於長毛象的古老故事或是信仰,如果幸運的話,甚至可以聽到他們對於長毛象的新發現。

2007年4月18日
西伯利亞目前仍是一片冰封的凍原,預估再過幾個星期,凍原就會開始逐漸解凍。

2007年5月2日
據聞日前尤利父子在外出打獵時,意外於尤里別伊河畔發現了一具冰凍的小長毛象遺骸,雖然在將其運送至亞賽魯博物館的過程中,小長毛象的尾巴和一隻耳朵不慎被諾維港鎮上的野狗咬掉大半,不過其他部位的保存狀況仍十分良好。亞賽魯博物館人員為了讓小長毛象得到妥善的保管,便將其運到謝曼諾夫斯基博物館,謝曼諾夫斯基博物館館長馬上來電通知我這個消息。我聽聞後趕緊召集了一個國際研究團隊,前往沙雷喀市一睹這頭小長毛象的風采。

2007年5月21日
在團隊抵達之前,謝曼諾夫斯基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已決定將小長毛象取名為柳芭,為了知道柳芭確切的生活年代,我們團隊在牠的身上採集了組織樣本,送到位於荷蘭的研究室鑑定,而檢驗的結果顯示,柳芭是生活在4萬2000年前的長毛象。

2007年6月3日
柳芭必須維持在冰凍、乾淨的狀態,除了可以避免腐爛以外,也可以防止牠身上帶有的古代病毒危害研究人員,為此我們煞費苦心擬定了周詳的搬運計畫。柳芭順利抵達後,我們立刻將其送至鈴木的高科技實驗室。

掃描的結果讓我們發現,柳芭體內的器官保存的和外在一樣好,不過掃描影像也顯示出,柳芭原本應暢通無阻的長鼻,卻塞滿密度很高的物質,這是否和柳芭的死因有關呢?

2007年7月12日
這三天我們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一間遺傳學實驗室進行解剖柳芭的工作,我們穿著無菌衣、戴著口罩,小心翼翼的解剖和縫合,盡量降低對遺骸的損傷。解剖的過程中分析了柳芭頸背隆肉的脂肪樣本和腿上的毛髮,或許就是具備這些特徵,長毛象才有辦法度過漫長的寒冬。

用內視鏡掃描柳芭的體內,結果意外發現柳芭的長鼻、氣管內含有大量的藍鐵礦,這些藍鐵礦可能是來自於濃稠的泥漿,看來我們已經可以推測出柳芭的死因了。

解剖的過程解答了很多謎團,但我們仍無法確定柳芭死去時的年齡,於是費雪小心地拔下柳芭的一顆乳長牙和頰齒,送往美國的實驗室化驗。

2007年9月16日
根據費雪的研究結果,柳芭死時大約只有32天大,他還從長毛象牙齒的組成成份和化學資訊分析了當時的食物來源有哪些,並加上對其他史前動物、植物和氣候的研究所得,企圖重建當時的環境背景,並提出了可能導致長毛象滅絕的原因。

本文以日記的形式呈現作者對長毛象寶寶的紀錄,讀者在閱讀時除了注意各篇幅內容的敘述之外,也需留意彼此之間的時序關係。

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