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陶淵明

陶淵明,一個使人聯想到田園、歸隱、詩酒、豁達的名字,後世的文學評論家談到陶淵明,往往推崇之情溢於行表。南北朝的鍾嶸將他奉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昭明太子蕭統說他「文章不群」、「獨超眾類」,北宋大文豪蘇軾鍾愛陶淵明,甚至作了109篇「和陶詩」1。陶淵明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面樸實而卓越的大旗,他的詩歌、文辭、思想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至今仍受到廣泛重視。

現在課本介紹陶淵明,總由他的〈五柳先生傳〉說起。故事中的五柳先生安貧樂道、自然率真,被認為是陶淵明的自我投射。世人歌頌陶淵明,將其形象塑造為一名超然物外的智者、一位不問世事的隱士,他的心胸開闊,不受功名拘束。在讀到他在〈飲酒〉其五中的句子──「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時,老師甚至會告訴我們:「此乃最高境界!」

但是,現實的陶淵明,真的如我們所認識的那麼坦然放達,屏棄仕進嗎?

陶潛,或名淵明,字元亮,潯陽柴桑人,世稱靖節先生;其曾祖父陶侃是東晉初年的開國元勳,官至大司馬2,家世顯赫,然而傳至陶淵明時家道已經衰落。年少的陶淵明並非後來我們所認識的樣子,而是和大部分青年一樣,充滿豪情壯志,擁有肩負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感。他的〈雜詩〉其五寫到:「憶我少壯時,無樂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顯見他建功立業的宏願,其他描寫年少的詩也大抵表現了此番昂揚的人生態度。於是我們不禁要問,是什麼原因或遭遇,使原本「撫劍獨行遊」的熱血青年,轉變為「守拙歸田園」的滄桑大叔?

陶淵明一生當過幾次官,第一次是29歲時為了謀生,出任江州祭酒3,後來因為「不堪吏職」而辭官。36歲時成為荊州刺史4桓玄的幕僚,不久即又辭職。40歲時擔任鎮軍將軍劉裕的參軍5,隔年又做建威將軍、江州刺史劉敬宣的參軍,於41歲時還鄉。同年,他因為家貧不能釀酒,於是在親友的勸說下走馬彭澤縣令6,在此人生仕途的終站,他居然也只上任83天就離去。從這個軌跡我們不難發現,國文課本中那位淡泊名利的詩人,在他人生顛峰的壯年時期,其實也不斷的嘗試做官,為實現自己貢獻社會的抱負和成全自己高尚志節的理想,他不斷的出仕,然後不斷的辭歸。

魏晉南北朝以九品中正制7選官,任官的標準首重家世,使得朝廷儼然成了門閥大族的同樂會,士族間因因相循,名門互相結盟,排斥了平民庶子的晉升機會。此外,官場的虛偽、昏昧,為了追逐利益而顛倒是非的文化,自為秉持「少無適俗韻」自然情懷的風骨之士所無法接受。驅使陶淵明走上仕途的,是他胸中那份「閒居執蕩志」的雄情,而逼迫他離開官場、回到田園的,則是心裡那份「但使願無違」的堅持。陶淵明的歸隱其實是妥協的,心既不甘情亦不願,在經濟蒼生和保全自己的矛盾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辭去彭澤令的陶淵明展開為後人津津樂道的躬耕生活,他種田、喝酒,被後人描繪成熱愛自然、率性任真甚至有點逍遙不羈的樣貌,然而遠離官場的詩人是否真的如願得到平靜呢?從他的詩作中,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他在樸實平淡的隱居生活中,對自身的懷才不遇和有志難伸發出慨嘆。〈雜詩〉其二:「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念此懷悲淒,終曉不能靜。」深刻表現出這種對現實的無奈。〈飲酒〉其四說:「棲棲失群鳥,日暮猶獨飛。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以失去群體而獨飛的孤鳥自比,傳達了個人在天地間孤獨徘徊的巨大悲哀。其實,陶淵明的抉擇是痛苦的,他的人生是矛盾的,他游移在做官和歸隱,為難於用世與超俗,這種心境,是否如同「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所傳達的,那麼寫意坦然、寧靜祥和呢?

或許陶淵明一生都在期待有人理解他的焦慮,並且有人能解救他於困境。或許那些歷來欣賞陶淵明詩作的人,他們都企圖在這些看似曠遠超然的字裡行間,找到一絲絲對於現實的安慰。或許我們救贖了陶淵明,也就救贖了自己。

註釋
1. 和陶詩:依次以別人的詩的韻字創作詩。古人有「唱和」風氣,常以詩相贈,被贈者以原作者之詩所用的韻字進行創作,稱為「和」,題目通常為「和某某(原作者名)詩」。蘇軾是第一位大量寫作和陶詩的詩人。
2. 大司馬:古代官名,司馬為古代職掌軍事之官,大司馬為國家最高軍事長官。
3. 祭酒:古代官名,相當今日的秘書等職。
4. 參軍:古代官名,重要官員的參謀軍官或幕僚。
5. 刺史:古代官名,中央派至地方的監督官,以加強中央政府對地方的控制。
6. 縣令:古代官名,相當於今日的縣長。
7. 九品中正制:又稱九品官人法,魏晉南北朝的選官制度,將人才分為上、中、下三品,三品之中又分成三等,共九品。選才標準依據家世、才能、品德等條件,而以家世最為重要。

試讀